我刚从冰冻废土般的恐惧之地(Dreadlands)边陲的旅程中返回,曾经的美丽土地已经在历史灾难的摧残下永远地改变。现在这里只剩下城市的废墟和萧条的景色,更无生者可栖之处。我朝着Bronn的村庄披星戴月地赶路,但当我到达时,看到的是一片从未目睹过的灾难景象。面对这样的危险我本该溜之大吉,但好奇心让我继续前进。镇上大多数的建筑都被烧成灰烬,只有一些破碎的木柱表明那里曾经是房屋所在之处。灰烬侵袭着我的呼吸。地上遍布尸骸,很多都被肢解,有些甚至被吞噬大半。这座城市已经被遗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如我所料。从旅店燃尽的躯壳望去,一些建筑物仍然矗立着,怪物般长着灰色皮肤的生物蜂拥而至,而且还用恶魔般的嗓门嚎叫着。它们有着庞大且畸形的肉体,强壮的肌肉正是为战斗而生。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,我呆立着看着它们靠近我。领头的怪物抓住了我披风的前襟,然后把我拽着举到了空中,它的爪子渗透了衣物和我的皮肤。它那炽热的呼吸熏着我的面颊,一股恶心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。它张开了血盆大口,我看到了一排排尖利的牙齿,上面沾满了鲜血。可耻的是,现在的我已经吓得完全没了气,已经没办法再形容如此奇观了,我忠实的读者们。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声尖啸擦过耳际,一只弩箭穿透了我面前这只野兽的眼睛,一股滚烫的鲜血洒满了我的脸庞。这只野兽用异样的嚎叫声惨叫着,然后把我摔到了地上,并握着那支飞矢。其他的怪物则转头仔细寻觅着这名躲在暗处的不速之客,而我则被遗忘在了一边。我趴在地上,转着脑袋窥探着这支飞矢的来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夕阳余晖下的阴影中出现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剩下的野兽。她双手握着十字弓,发射出来带着弧光的火焰之矢从我头顶飞过,怪物那笨重的躯体随即齐声倒下。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恶魔猎手。

"她从夕阳余晖下的阴影中出现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剩下的野兽。她双手握着十字弓,发射出来带着弧光的火焰之矢从我头顶飞过,怪物那笨重的躯体随即齐声倒下"

        在阴影中生存的展示,她不喜欢阳光,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幽蓝的光芒,她不惧怕一切邪恶,用她的箭矢将一切阻挡她的怪物消灭殆尽,在神圣的祭祀之后,从恐惧之地归来的她开始了她的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量?不是问题,蜂拥而至的怪物在她敏捷的动作之下只能望尘莫及,腾空闪躲,在漆黑的夜空中画出了美妙的音符,只是怪物临死前凄惨的嚎叫徒增了几分凄凉,这也许是跟她作对应得的下场。没有仁慈,一旦开始了杀戮,除非最后一个怪物倒下,否则她是不会停止的,远程职业的优势让怪物无法近身,使用暗影魔法在黑暗中让怪物无法逃脱,那些临阵脱逃的弱者在她的追踪技能下显得那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持的手弩,坚韧的锁甲让她的战斗能力大大的增加,大面积的杀伤是她的拿手好戏,散射剑、爆炸箭、火箭、暗影箭这些与生俱来的战斗技能让她无所畏惧,陷阱,手雷的应用大大增加了她的持久战斗了,她就是与生俱来的战斗王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万万没有想到,我竟然还能有机会亲眼见识这种超越的杀戮境界。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怪物在她的面前只有发呆的份,不知道是被她矫捷的身手吸引还是别他华丽的技能打动,在她的攻击之下,任何生物都没有还手的余地,也许她的第一击你能躲过去,但是你绝不可能在她的第二箭下活命。